•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凌云传奇

4年前就被偷埋的数百吨病死猪,为何今天才处理?

时间:2017-9-14 1:40:28  作者:admin  来源:www.hhcbw.com  查看:158  评论:0

原标题:中央来人才挖!4年前就开始被偷埋的数百吨病死猪,为何今天才被处理?

8月30日,中央第二环境保护督察组向湖州转办了反映“三天门附近地下埋有死猪”的实名举报。

9月10日傍晚,湖州市政府新闻办发布通告称,8月30日接到有企业在地下埋有死猪的举报信,发现病死猪掩埋点3处,挖掘动物尸骸和污泥共计223.5吨。

4年前就被偷埋的数百吨病死猪,为何今天才处理?

9月10日傍晚湖州官方发布声明

开挖当天恶臭熏人,导致参与挖掘的很多人呕吐。

警方初步查明,这些掩埋了4年的病死猪,原本应该被焚烧,结果却被分成6批拉到山上埋了起来,累计掩埋量竟达300吨之多!

如此大规模的掩埋病死猪,真的一直未被发觉?这么多的病死猪为何没做无害化处理?到底有没有病死猪流入餐桌?

文|库叔

1,病死猪被私埋,不是什么新闻了

先来看看,这样“粗暴”地掩埋病死猪到底会有什么后果——

*深埋可能会导致地下水污染,还可能导致病源传播;

*掩埋的病死猪在腐烂分解过程中散发的恶臭,容易引诱狗等其他动物翻爬外露甚至叼至异地,导致病原扩散;

*可能会留下疫情隐患,如某些芽孢杆菌,几十年后仍有传染性,危害非常大。

病死猪被埋了4年,掩埋点附近的民众就没有察觉吗?

这怎么可能,要知道,被埋的病死猪可是多达300吨,肯定会对周围环境造成不小的影响。

4年前就被偷埋的数百吨病死猪,为何今天才处理?

当湖州市政府新闻办发布了关于偷埋病死猪的相关通告后,就有网友指出,这事13年就有了。

4年前就被偷埋的数百吨病死猪,为何今天才处理?

是的,其实村民早有察觉。

最近几年来,村旁边原本因银矿丰富而得名的大银山,经常飘来一股刺鼻、辣人的恶臭味。有村民直言,“我的老婆孩子也不愿意回老家了,因为实在是很难忍受这种环境。”水里也冒出难闻的味道,原本是村民饮水来源的大银山山脚下的水库也停掉了,“村里人很早就不喝里面的水了”。

此后,有村民了解到,大银山里这些难闻的味道,可能是因为有公司在山里掩埋了大量的病死猪导致的。根据相关报道,湖州市三天门大银山的死猪偷埋,早就是公开的秘密。

周围环境被破坏得一塌糊涂,知道真相后的当地群众又是怎么做的呢?

村民们曾拨打12345市民服务热线举报,也有工作人员来勘查,但最终都不了了之。湖州公安局出示的一份环保局对大银山部分土层和水质的检测,检测报告显示合格。

也就是说,村民曾经举报过,在相关人员进行勘察、湖州公安局进行检测后,给出的检测报告竟是:合格。

2,事情被曝光,因为中央来人了

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是8月11日正式进驻浙江的,组长是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吴新雄,副组长是环保部副部长赵英民。

4年前就被偷埋的数百吨病死猪,为何今天才处理?

吴新雄(左二)在督察组接听来电

环保督察这一制度设计,出自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中央环保督察组的督察内容和形式都借鉴中央巡视组,这也意味着其规格相当高:代表党中央、国务院督察,督察对象是省级党委和政府,组长多由正部级官员担任。

督察组刚进驻,各方反映的情况就纷至沓来。根据浙江当地媒体披露,督察组进驻第一天,上午10点开通专门值班电话和专门邮政信箱。不到24小时,就转办第一批信访件42件。而到了9月9日上午9时,已向浙江省移交第二十九批信访件。

4年前就被偷埋的数百吨病死猪,为何今天才处理?

浙江日报报道

在二十九批信访件中,就包括“埋死猪”的举报。一位当地村民向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举报了当地两家公司在大银山内非法掩埋病死猪的问题。

环保督察组随后就对偷埋病死猪事件展开了紧锣密鼓的调查——

*先是在8月27日,《湖州日报》公示《中央环保督察在浙江·群众信访举报转办和边督边改公开情况一览表》,其中就提到了中央环保督察组曾收到举报材料,材料中称:“湖州市星鸿固体废物综合利用处置公司在企业后山上倾倒工业污泥,用车辆转运废水倾倒,在线监测作假。星鸿公司违法申领《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件》。星鸿公司内部的悟能公司掩埋数万头病死猪。”

4年前就被偷埋的数百吨病死猪,为何今天才处理?

8月27日《湖州日报》三版报道

*两天后,8月29日,举报人就接到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工作人员的电话。工作人员表示已经受理了关于违法处置病死猪和危废的举报,并决定第二天下午去现场开挖。

*8月30日,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向湖州市转办了反映“三天门附近地下埋有死猪”的实名举报信访件。

按照中央环保督察组的要求,当天下午3点半,湖州市环保局环境监察支队执法人员与举报人电话联系并见面。环保部门工作人员和他一起,到湖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三天门大银山现场调查。

当时,工作人员准备了两台挖掘机,一台在山顶开挖,另一台在山顶偏下方开挖,“当时就挖出了不少死猪,恶臭熏人,在场的人忍不住呕吐。”

举报人提供的一段现场视频显示,一身着警服男子戴着口罩,手拿小型摄像机进行拍摄。黑褐色泥土里翻出来的是大量编织袋包裹着疑似死猪的残骸,尸肉与土黏连,呈黑灰色。

4年前就被偷埋的数百吨病死猪,为何今天才处理?

挖出死猪的大银山现场

根据信访举报人和犯罪嫌疑人的现场指证,目前共发现病死猪掩埋点3处,挖掘动物尸骸和污泥223.5吨。

事件结果在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关注后,竟然出现如此大的反差。

不过幸运的是,在本次死猪深埋点采集的相关标本中并未检出H5、H7流感病毒和口蹄疫病毒等人畜共患病的病原体。

据公安机关初步查明,2013年湖州市工业和医疗废物处置中心有限公司在处置病死猪过程中,在时任负责人施政(因另案已被判刑服刑)的指使下,将应该焚烧处置的病死猪拉至大银山予以掩埋。目前,公安部门已对此案立案调查,并刑事拘留施政等5名犯罪嫌疑人。案件也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已在浙江督查近一个月。这一个月内,浙江从省里到各地,对环保督察中发现的问题是相当重视的。无论是省报还是地市党报,都开辟专栏报道环保督察进展和整改情况。

各地官员对督察中发现的问题也不敢掉以轻心。8月11日,在中央环保督察组正式进驻浙江当天,湖州市委主要领导明确表态,全力配合中央环保督察组来湖州督察,确保中央督察组听到真话、察到实情、督到关键处。

而此次发现掩埋病死猪的湖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则成立了由书记、主任担任组长的区迎接中央环保督察工作领导小组,下设1个协调联络组和5个专项工作组,对环保督察组转交的信访件立说立改;还有的区每天早上8点就配合中央环保督察工作协调联络组组长及6个专项工作组组长碰头会商,每天晚上召集有关专项组、职能部门,重点对中央环保督察转办的信访件进行审查研判,解决疑难问题。

没有谁不把环保督察当一回事。早在两年前,有关负责人就明确表态:“在环境保护督察结束后,重大问题要向中央报告,督察结果要向中央组织部移交移送,这些结果作为被督察对象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考核评价任免的重要依据。”

3,“粗暴”处理,才能得到高利润

据了解,这次偷埋病死猪事件中,涉嫌非法掩埋处置病死猪的“湖州市工业和医疗废物处置中心”经营范围包括,提供与湖州市范围内工业废物和医疗废物的收集、贮存、处理相关的咨询、技术服务等,并没有处理病死猪相关的营业内容。

那么,它为什么突然就处理起病死猪来了呢?

这里面,仍是利益作怪。

按照相关规定,对规模养殖场病死猪无害化处理,每一头病死猪中央财政补助60元,地方财政补助20元,合计80元。

每头80元钱虽然并不多,但是如果有量,可就不得了了。据报道,涉案公司共收购了起码47万头病死猪,统计下来,这钱数可真不少。

话说回来,国家给这些补助,是要求按照无害化标准去处理的。

根据国家质检总局发布的《病害动物和病害动物产品生物安全处理规程》,病死动物的尸体的处理方法包括焚毁、掩埋等方法,其中掩埋要求掩埋地应远离学校、居民住宅区、村庄。掩埋前应对需掩埋的病害动物尸体和病害动物产品实施焚烧处理。掩埋坑底铺两厘米厚的生石灰。掩埋后需将掩埋土夯实,病害动物尸体和病害动物产品上层应距地表1.5米以上。掩埋后的地表环境应使用有效消毒药喷洒消毒。

具体来说,正规的掩埋病死猪流程起码包括以下几步——

*必须对牲畜的死因做出正确诊断,确定牲畜是由何种原因死亡,确定牲畜是否由传染病引发死亡,该传染病的死亡率以及对人类伤害的程度等等,切不可因为贪图方便,胡乱诊断,错将健康牲畜进行销毁,或低估病畜死亡原因,未能做出切断病源等补救措施。

*对已经确定即将销毁的病畜,要严格按照销毁程序进行,特别是对有传染性疾病的病畜,在掩埋过程中,更要考虑到掩埋后是否有可能被不法分子将病畜挖掘出流入市场,掩埋过程中必须做好一切安全密封措施。

*选择掩埋地址必须保证不对居民生活造成影响,不占用交通通道,减轻尸体产生的有害气体对空气的影响。

*在掩埋前、中、后三个阶段,消毒设施是必不可少的,掩埋人员必须穿着密封的消毒服,掩埋工具使用一次性的,事后及时销毁,掩埋结束后,不定时派人去填坑地址检查是否有出现不妥之处以便及时解决。

可谁都知道,如果按照正规流程来办事,费时、费力、更费钱。

于是,湖州市工业和医疗废物处置中心就选择了一种简单粗暴的方式,不仅埋在了村民居住区附近,污染了周围的空气及水源,还没有进行焚烧,任由病死猪自由腐烂变质。更令人发指的是,埋藏深度极浅。现场人员透露,挖出死猪的时候,挖掘机并未深挖,“挖一下就挖出死猪了。”

4,还好是埋了,不是卖了

这起事件的犯罪嫌疑人不拿群众生命健康当回事,不拿环境当回事,实在是让人愤恨。

有网友吐槽,还好这些死猪是埋了不是卖了。

4年前就被偷埋的数百吨病死猪,为何今天才处理?

此前,病死猪重回餐桌的事件曾多次发生过,后果也更严重——

4年前就被偷埋的数百吨病死猪,为何今天才处理?

*2012年3月,杭州制售病死猪肉案15人获刑,犯罪嫌疑人以每公斤3元的价格从养殖场个体养殖户处收购病死猪,然后屠宰成肉以每公斤10元的价格销售出去。如果客户要的量大,价格还可以商量。比如有的是食品加工厂,买来病死猪肉,打成肉糜,灌做香肠;有的大客户是农贸市场的批发商,他们买来病死猪肉,做成腌肉,再批发或者零售出去。

*2014年,公安部查处了一起特大制售病死猪食品案。犯罪团伙勾结监管部门少数公职人员,开具检疫合格证后,进入正规购买、食用渠道,或就地销售,或贩卖至外省市,或加工成腊肉、火腿肠、熟食,或提炼加工成食用油,销售范围涉及湖南、河南、广西等11个省区。

*2015年8月,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与深圳市市场稽查局根据群众举报和前期调查掌握的相关线索,抓获了涉嫌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食品以及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的犯罪嫌疑人共计20人。犯罪嫌疑人的屠宰场多的话平时每天有10多头病猪,最少都有2-3头有问题的病猪。讯问笔录显示,一头猪一般都是100多斤,粗算下来,案发之前,至少有十万斤病死猪肉流入了市场!

……

不过显然,不管是埋了的还是卖了的病死猪,基本都是一样的套路:

犯罪分子专门从养殖户那里以极低的价格收购来死猪,将收购来的病死猪要么随意掩埋赚取补贴,要么进行加工后作为生肉或者制作成火腿肠、肉馅等再销售。

5,从源头消灭“病死猪”

病死猪最初的源头其实还是在广大的养殖户手里,他们为什么要把这些卖给收购者呢?

一是死猪多,难埋。原来,在以农户散养为主的情况下,因饲养量少猪的死亡量也少,如有一两头死亡,农户在自家承包地里作深埋处理也并不难。但目前养殖模式多为规模化,如某地年末生猪存栏300万头,则年出栏肉猪约有450万头,全年生猪饲养量约750万头。若按肉猪出栏量计算,并以正常死亡率3%推算,死亡就达约13.5万头,如遇重大疫情可能就更多,处理的难度自然增大。

二是没地埋。原来的近郊变成了城市,这部分农民成了居民,这些人中原来很多都是搞养殖的,由于“失地”而选择到相对远离城市的农村租舍、租地搞养殖。此时养殖场的病死猪,一般自己无相应的处理设施,多数地方的政府部门目前也未建有这方面的处理设施,周边的农田、旱地的承包户也不会同意让其深埋死猪,于是就出现了“猪无葬身之地”的情况,既然没有正规出路,必然会找不正当的“出路”。

三是没钱埋。病死猪的无害化处理成本高。一些养殖户透露,根据镇政府和畜牧兽医站要求,处理病死猪要挖坑、消毒、深埋,雇人处理一头病死猪要花200元以上,而根据现行补贴政策,无害化处理只能领到80元补贴,剩下120元,只能自己掏腰包,而把死猪卖出去,一斤却能卖3到4元。

这样综合看下来,本来就想降低损失的养殖户,面对非法收购商,能不感觉到“喜从天降”?

适当的提高死猪无害化处理的补助标准,或者是有关部门给予无害化处理的条件,对死猪进行统一处理,又或者是全面推广种养殖保险,在多方面的保障下,相信多数有良心的养殖户都不会把病死猪交到黑心商贩手里。

(本文综合自北京青年报、澎湃新闻、南方网、浙江新闻网、微信公众号“政知局”等)


© 2001-2013 聚闽北社区(www.hhcbw.com)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